低买高卖举办会议营销活动 四名"药骗子"专坑老年人

发布日期:2019-08-21 来源:网络整理 浏览量:
  • 低买高卖举办会议营销活动 四名

      图为检察官到看守说提审犯罪嫌疑人。

      正义网烟台8月19日电(记者匡雪 通讯员李华 于淼)2019年春晚小品《“儿子”来了》中,因忽悠“干妈”蔡明买床垫,葛优扮演的“干儿子”被“干妈”的亲儿子绳之以法,令人拍案。而在现实中,老年人被骗买所谓“保健品”的桥段却仍在不断上演。近日,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检察院依法公诉了一起非法经营药品案,经依法审查查明,四名被告人在不具备《药品经营许可证》的情况下,低价买进、高价卖出,从制药公司购进“固元补中口服液”,通过夸大功效、虚假宣传的会议营销方式向老年人销售该药品,经营数额达30万余元。最终,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分别判处四名被告人有期徒刑。

      卖麻花的改卖药逆袭还是施骗?

      现年51岁的李怀益初中毕业后在老家当厨师,后来到烟台,因学历不高,李怀益只得重新找饭店当厨师,但不愿吃苦的李怀益做事没有长性,三天打渔,两天晒网,生活依旧窘迫。为维持生计,李怀益还在房地产公司做过置业顾问,后来又做了一些个体生意,但每次都是埋怨来钱太慢。

      认识朋友卢进后,两人合伙经营某品牌大麻花。两人的大麻花质优价廉,薄利多销,生意一开始做得红红火火,但李怀益最终还是受不了早起晚睡的辛苦,没过多久,李怀益和卢进就没了最初的创业激情,不得已把麻花店关了。

      2018年4月,无所事事的李怀益和卢进与朋友马初学吃饭,马初学是烟台一家医药公司的销售代表,酒过三巡,马初学便对两人打开了话匣子:现在卖药很赚钱,里面的门道很多,利润大得很。这样吧,俩兄弟也不是外人,我帮你们拿个医药公司的代理,不出两三年,随随便便就能混个百万富翁出来。

      听后,李怀益和卢进面面相觑,虽然知道马初学有吹牛的脾性,但两人确实也知道,别看马初学现在开着奔驰,前两三年他可是连自行车也买不起。于是,两人合计了一下,就算发不了大财,起码卖药总比打工、卖麻花轻快吧。

      酒足饭饱后,经马初学牵线介绍,李怀益电话联系到了周晓艳。经过一番攀谈,李怀益发现自己竟然与周晓艳是老乡,而且还是邻村的。

      周晓艳只有小学文化程度,没有正式工作,但是胆大心细的周晓艳却有其“过人之处”,她特别喜欢在电视和网上观看所谓“专家”推销药品的广告和视频。久而久之,一些保健药物的品牌、用法、功效等,她都能说的头头是道。后来,周晓艳便穿上白大褂,冒充“医学专家”与人合伙卖药。这次接到李怀益的电话后,周晓艳心想,跟着别人干了这么多年,这次终于也能当回老板了。周晓艳一口答应下来,并与李怀益和卢进见了面。

      见面后,三人便商定,由三人共同出资作为启动资金,同时也作为利润分配的依据,其中,周晓艳出资12万元,李怀益出资9万元,卢进出资5万元。三人请马初学帮忙联系湖南某制药公司,先后3次从该公司购进“固元补中口服液”共计16750盒,每盒的价格是15元。至案发时,只剩未及销售的“固元补中口服液”3714盒,其余的全部销售一空。

      略施小惠专坑老年人

      药品虽然买来了,但是三人都没有《药品经营许可证》。没有许可证,没有营业执照,怎么卖?不过,这可难不住“药贩子”周晓艳。经过商量,三人决定从烟台霖庆园药店入手。

      霖庆园药店在烟台有几十家连锁门店。这天,卢进带着李怀益找到了自己的朋友——霖庆园药店一家门店的副总经理王绍洋。王绍洋一看是卢进介绍的,便答应为其提供场所为其存放药品。

      霖庆园药店每个下属门店都有自己会员的联系方式,三人提前把“固元补中口服液”摆放到药房货架上,进价15元的“固元补中口服液”被三人定价为每盒158元。然后,再打电话通知会员:近期会在药房附近的酒店开会宣传促销“固元补中口服液”,参加会议的人都会发放一些赠品,这样就能多招揽顾客来开会。

      每次开会促销的活动周期一般是五天,前四天主要是宣传造势,让顾客免费尝试“固元补中口服液”,发放鸡蛋、大米等一些小礼品,以招揽顾客。正式销售放在最后一天,中间会穿插“抽奖”等游戏,保证顾客到访量。这样,参加开会的人越来越多。

      对于卖药,周晓艳可以说是绝对的“行家里手”了。三人将会销时间放在每天上午的8时至10时,由于这个时间段年轻人都上班去了,因此,他们会销的主要目标就是在意健康、赋闲在家且具有一定消费能力的老年群体。事实也证明,由于抵抗不了小恩小惠的诱惑,来参加会销的主要就是老年人。

最新新闻
热门新闻

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:sheng6665588@gmail.com